KTK
乱涂存图

tktktktktkhhhhhhh


好久没画了画小h图练练手(???


不会写字了。。总觉得乖字写不对


密码还是之前那个密码

然后旁友们有没有人想点图的可以评论里说说(。)谢谢(¦3っ)∋

啥都行(h图或者啥啥啥其他的((成天到晚就知道h图没救了👋🏻

生贺图②

生贺图①

我今晚一定发
我爱剛老师
我爱他
我爱所有人😭😭😭😭😭😭

不是很会写小作文就随意说说
前年年初的时候处于一直崩溃状态,最近没有以前那样容易崩溃了,不过会偶尔又想很多,然后崩溃的流泪,感觉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习以为常。
某一天心情很低落,听广播后看翻译,第一次感受到被拯救,感觉还是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吧,即使过往有如此多的错误。感谢上天让我认识剛老师,得到宛如救赎般的感情。
祝您39岁生日快乐🎂

本组肝第二弹
剛老师生日快乐!!!🎂🎂🎂

图书馆菜地:

还有第二弹(。

再来一次!!!!!

堂本剛生日快乐!!!!!


翻译:吧唧

校对:23

分享本组的肝(喷血中)

吧唧吧唧:

存一下我的肝

刚才发出去以后我特么居然随手把原文件

全删了

mdzz

图书馆菜地:

堂本剛生日快乐!!!!!


(下面是本组的肝(咳(








———————————————





剛紫

更加体现自我,更加简单质朴、更加坚韧

剛紫(tsuyoshi),聆听他如今所感。

去爱无法改变的自己确实是苦难的,但也决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barf 30岁生日发售的作品是以怎样的感觉制作的?

剛 紫 是白色的funk的感觉。我所想的是「真实坦诚」意思的「白」,顺应所感描绘下去的感觉。虽然钢琴是自学的,但没有特别在意,随心地弹了。有一首歌我打了鼓,还有两首弹了贝斯。并非为了回应期待,而是想要以真实的姿态地爱着音乐,在这条延长线上爱着真实的自己,抱着这样强烈且直率的想法制作了(这份作品)。唱片封面是奈良的<平城宫遗迹>——大约1300年前的国都所在地——之上360°覆盖的蓝天。拍摄这片想要重新收拾心情、回归原点之时仰望的十分重要的天空,然后投影于自身,自己进行摄影,制成CD的封面。以前的自己总是怀抱着诸如逞强之类的情绪仰望着这片天空。迎来30岁的今天,蓦然仰望,过去竭力收集起的令我悲伤的事、悲伤的言辞和感情仍旧寄托在那片天空中。也会想起开心的事情,但我果然无法接受「(顺应期待与要求)想要改变的自己」……最终明白,我想要爱着「无法(顺应期待与要求)去改变的自己」。然而,这也相当于为了做到去爱「想要改变的自己」而踏出了一步。如此一来,我以「想要改变的自己」向各种事物发起挑战的时候,总感觉有时在说谎。果然还是想以坦率的姿态活在当下。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作为奈良人,乃至作为日本人,一些独有的特性与我自身重合的部分变多了。「美我 空」企划的文字也是用奈良的吉野和纸、奈良的笔墨,在包围着奈良的平城宫遗迹的天空下写成的文字。并非为他人,而是包含着确认真实坦率的自己的意思进行的。因此,可以说是未经他人之手。因为以前从未以这样的形式向世间传达过什么,这之后,最近能够坦率地变得温柔起来了,因为在这之中没有谎言。想要仅凭自身去表现什么的时候,实际上完全不会变得复杂。简单地以「天空」为主题,奈良人,日本人,一如既往,坦率,白色的funk……这样的关键词自然地浮现在脑海中。如果将这些工作都交给工作人员,就会变了味道,产生自己无法认同的的结果,出现不得不去表现不确定(的事)的瞬间。

barf 会变成这样呢。

剛 紫 是的。我大概是一直不想纠缠于此吧。如果「美我 空」这样的尝试能够被允许的话想要尝试一下,如此想着尝试提出方案得到了「可以哦」这样的回应。从那一瞬间开始,我就约定好了,要用真实的自我,站在观众面前。

barf 一下子言及核心虽然很唐突,但认同「无法顺应期待与要求去改变的自己」是很沉重的事情吧。

剛 紫 是这样的。可能是这个业界里最为沉重的事情了。正因促使自己改变的第三者存在,才会想要改变不是吗?无论恋爱还是其他事物,正因这个人的存在,在从我这里寻求什么所以才想去改变。但是如果我是真的从心里重视观众们的话,就不该「顺应期待与要求想要改变自己」。在重视始终保持真我的自己的基础上去改变才是真正的爱。我觉得这才是绝对的爱。对于我的性格来说,比起认同「无法改变的自己」,顺应期待想要去改变更加痛苦。因此做了这个决断的时候,我感到了放松,变得轻松畅快。然而,就像您刚才所说的,今后的日子,会因为爱着无法改变的自己而遇到各种苦难。尽管如此也选择这条路的勇气,果然是因为从观众那里感受到了他们的爱意。虽然从音乐性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认为自己还是会作出一些改变的。我认为,因为回应着期待而想要改变的自己制作出来的音乐,会与之相应地变成包含了去回应的视角的音乐。现在,想要如回归自我,以本真的样子创作……单纯的想要坦率地创作下去。白色大概是讨厌浑浊感的吧。

barf  能明白,能明白。

剛 紫 比起意识到失去真正的自己而悲伤,我更想去爱「无法改变的自己」,尽管这条道路是苦难的,但也想走下去。

我感觉在日本几乎没有「我觉得舒服不就好了吗」这样的音乐制作方式

剛 紫 我对生日发行的这些作品进行了整体编曲,包括低音鼓和贝司的节奏、旋律,铜管到弦乐,许多细节我都亲自操刀。之前在提到想做的事情时,很幸运的是有很多人向我提出带着爱的建议,比如「我觉得这样也可以哦」,我会尊重大家这样的意见。因为这份爱而欣喜,从而在制作中加以考虑。但是接受得过多的话,自己最初想表现的原点就会消失,这种情况在所有工作中都经常出现。虽然大家向我提出意见是非常幸福的事……,因为不是「随便你」的态度。

barf 原来如此。有的人即使接受了意见也会立刻说出「但是我要这样做」,但是(剛紫)并非如此啊。

剛 紫 不知道为什么此前都没法说出这种话(笑)。但是这次终于说出了「不,不是这样的」,努力表达自己的想法直到被接受。或许有点笨拙,但就是这样笨拙的自己完成了这次的作品。用自然的状态演奏,音符之间会产生碰撞。这种时候,音乐人们会提出「有点在意」的意见,以往都会直接接受并重新考虑。但我现在做的是「我觉得舒服就好」这样表现本我的音乐。日本很少有这样的音乐吧。在海外,尤其是funk音乐,让人吃惊疑惑之处正体现了它的个性和传递的爱情,这种情况不也有吗?(笑)虽然我没有用演奏打动人心的自信,但还是亲自演奏了想用自己的声音来传递的东西。因为在编曲过程中,有很多部分都「想用自己的音乐来传达」。把这些拜托给他人,总觉得……原点会消失。

想传达出原原本本的、坦率的自己。是这种想法驱动我这样做的吧。

barf 那你是最开始就这么想了吗?还是说这种想法是不断增多的呢?

剛 紫 自己的声音、感受、灵魂之类,我逐渐意识到它们无穷无尽地在我身体里存在着……。

barf 像气氛和感应这种吧。这些大概很难传递给别人(笑)。但它们很重要。

剛 紫 没错。很难传达但确实很重要,无法用语言传达,我觉得只能用声音来传达。不过很多时候音乐也无法传递。这次(作品)时间实在是紧迫到让人难过。所以有时候,我的想法可能无法完全传达出来……将能表达的部分好好地制作了。时间的话,是从去年的12月末左右开始制作第1首歌的样板的紧张程度。

barf 那现在完成了吗?

剛 紫 完成了(笑)。先做了样板,然后录了旋律,写了歌词,自己演奏了,甚至还去奈良拍了写真。做了各种事情得到了现在的结果(笑)。

barf 真厉害啊!(笑)

剛 紫 真的是时间紧迫啊。大清早三五点就开始弹钢琴和贝斯之类是常有的事。所以这回演唱才是最困难的部分。疲劳和压力确实会对喉咙产生影响。虽说是理所当然的事,电吉他的切弦、贝斯的击弦截停和弹钢琴,使用到的肌肉和会疼的部位都不一样吧?会觉得「这儿有点疼啊」,和身体不适的战斗也很辛苦了。身体不适心里也会难受,不是吗?所以不论如何都变得困难了。很是战斗了一番。

barf 而且这回,启用了〈美我 空〉这个厂牌。

剛 紫 对,制作了新的厂牌

barf 自己制作的作品里,会有请其他音乐人来演奏的时候吗?

剛 紫 有。因为样曲全部都是我自己弹奏的,所以有时候会直接使用原本的音源。但会请其他音乐人来听小样之后演奏。

barf 屋敷豪太さん和吉田建さん参与节奏部分的是哪首歌?

剛 紫 「Raindrop Funky」。豪太さん在「FUNKAFULL FUNKAFULL」和「雨の弓~Ameno-yumi」里演奏了鼓。建さん在单曲「空~美しい我の空」里演奏了贝斯。我直觉「想拜托给建さん」。然后,我在样曲里弹奏的贝斯有些像R&B的卡顿感,拜托给建さん的时候说「希望能参考一下这个」。对于专业的贝斯手来说我这样可能相当自大(笑),「希望能照着这个来」这种话。然后,建さん完美地把我所描绘的世界呈现了出来。再加上(土屋)公平さん是我的吉他老师,所以一起录音这种事紧张得感觉要失禁了(笑)。不过「Raindrop Funky」的录音精彩地一气呵成,一次录音就完成了。我负责变音吉他和演唱,公平さん演奏phaser和chorus效果器的吉他,建さん弹贝斯,豪太さん敲鼓。

barf 这太厉害了。

剛 紫 这首的歌也是大家一起「预备——唱」的录音,然后「这不就很完美吗(笑)?」,很快就结束录音了。这首歌是我音乐生涯中无法言表的一曲。这个作品真的是将我想联系在一起的人、想要一起用音乐进行表达的人和我自己坦率地紧密相连的作品。

barf 即使一个人完成全部,也能听得出是非常认真的。就算是再能干的人(也很难),这些真的全部都是一个人完成的啊?

剛 紫 真的是只要有时间的话,下次也想做这种(一个人完成所有事)的形式的作品。

barf 而且,我很惊讶你连「PRO tools」和「Logic」之类的(音乐编辑)软件都能运用自如。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水平真的是很厉害啊。

剛 紫 我之前是一个非常不擅长使用工具的人,为了写歌词、做设计、插图,多年前学会了电脑。再就是摆弄了一段时间效果器,好像不知不觉变得擅长了不少(笑)。托它们的福,我这种遵循感觉行事的人,也能坐在混音器前一直喀嗒喀嗒地敲击着按键,做着好像技师一样的事了(笑)。连这种细微之处也参与,想以此来传达原原本本的、坦率的自己。是这种想法推动我这样做的吧。只不过做的事实在太多了,中途有点开始搞不懂了(笑)。

 

我们必须开始面对真切的希望并描绘它不是吗?也包含着这层含义

barf 但是一个人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啊。果然是因为有了此前的过程,才能将它们一个个联系起来吧?

剛 紫 明明从去年才开始认真弹贝斯却说「录音吧」,可以说是勇敢也可以说是毫无准备(笑)。总之很想弹贝斯和钢琴。最后的「purple stage」里,贝斯用了不常用的指法所以手指……(笑)。但是,弹贝斯真的很享受。录音时觉得自己喜欢到想当贝斯手的程度。再做专辑的话,说不定会在大半的曲子里弹贝斯。因为是依着自己习惯的弹奏,所以当然很容易唱。演唱前提一下气啊、自由发挥一下啊都很轻松。

barf 面对各种挑战直接进行尝试,经历过失误,所以才能在短期内成长到这个地步吧?真的很率直呢。为什么这样做?(笑)。

剛 紫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踏足演艺圈之前,很容易见到真正的自我吧?在东京生活的过程中,被「会不会被改变,会不会被污染」的不安侵袭时,抱着想要净化的感觉时,常常仰望天空。但是就像开头说过的那样,比起东京的天空,奈良的天空更有能让人变得直率的力量。时间允许就会回奈良,仰望那片天空,不停地重复,也是受此影响吧。进入演艺圈必然会改变。会被称为专业人士或者艺人之类的,但我自认还没到能到被称作专业人士或者艺人的程度。在我心里有着简单明确的答案,「我就是我」。对我来说,奈良这个地域真的很重要。仰望着奈良的天空时,仿佛能感到幼年向着天空唱过的过去的歌曲,或是曾投掷出的言语之类,现在仍一直漂浮在空中。无论是回顾并反省过去,重新审视现在,还是描绘确切的未来,只有这里可以做到这一切。这个地方(奈良)常常让我变得率直起来。

barf 奈良真的是能够提供多样的主题的地方。

剛 紫 我在奈良出生,经历了很多的相遇与离别,也活在它的当下。这样的原点是这些作品的主题。日本也是一个主题。这回拍摄奈良的天空时,偶然出现了日本列岛形状的云层。没有经过电脑软件修正,拍到了完美的两张(日本列岛形状的云)。还拍到了心形的云。回酒店之前都没有留意到,只是一直在拍觉得很帅的云而已。回去之后用电脑一看,发现「咦,这是日本列岛啊」,就立刻决定(用作封面)了。因为想要在主题中体现我既是奈良人又是日本人。想把原点的思想传达给社会和这个时代。日本列岛的形状有点像龙的形状啊......从这种想法开始就好。大家会在新闻以及各种地方看到日本列岛,但是大家都对日本抱着怎样的思考生活着?社会上的种种问题差不多应该让我们意识到,一味歌颂梦想无法逃避现实,是会成真的。不,是已经成真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必须要开始直面原点,描绘切实的希望了?把这个想法也融入了专辑的标题「美我 空」里,「我美丽的天空」的意思......也是我心中的原点。比如有谁向我搭话,这就是我没有预期的产生温柔的开端。因为有谁在谋求着我的温柔,小小的身体便会努力地孕育温柔。这是自然发生的,也是我想要做的。我不祈求得到对方的全部,只是纯粹地想要给予。但是,在这种做法不被认可的时候,有时局外人会强烈谴责他们不认可的事情......。(我)对此相当疲倦。想要对他人温柔,想对在乎的人温柔的时候,对方的任性也能全部接受吧?但是,现在感觉在各种意义上「想改变的自己」......很是失礼。

barf 不如说,这样做,失去了原来的自己。

剛 紫 对,失去了自我。是「接受对你而言美好的事物吧」的意思。但那样做了之后,不被认可的话,会遭到极大的否定。应该说就是这样的时代吗,网络普及后这样的事情就更多了吧?因为「发邮件时明明是这个意思」之类的琐碎争吵而结束的事情真的很可惜。与那个人相遇的喜悦,信任和被信任的情感,各种东西会变得空洞。

barf 如此又变得含糊不清。所以「TALK TO MYSELF」的歌词才如此让人感同身受。关于<fake>和<real>的歌词。

剛 紫 很多人都不和人对话吧?比如和日本的未来相关的话题,往小了说,如果不努力的话,连和人探讨自己的未来的时间都没有。

barf 虽然变成那样很理所当然,但这是「不对」的吧?

剛 紫 我觉得必须对话。很多人觉得说出这样决定性的话可能会被拒绝,被厌恶吧?因不诉说而变得胆怯的话,可能永远无法紧握真正的爱。最终,由此得到无法接受的答案而受伤,再把错推给对方以此使自己忘却,这也是不对的。从始至终都要直面对方去交谈。倾听朋友的诉说时常有这样的情况。为什么无法客观思考自己给出的答案,里面是不是包含软弱和自私?很多人在责备对方的同时美化自己,渐渐失去痛感。这样也很无趣。明明只要沟通就好,却不这样做。得出无法接受的可悲答案也是必然。无论什么事都一样,必须在感情出现的瞬间就直面它。社会上不需要对话只用邮件就结束的事情数不胜数,特别是工作上。不用内心而用头脑来传达想法。无所谓留下好印象、是不是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当面交流最理想。我觉得在这个时代,找出时间用声音传递想法非常重要。交流就能渐渐看到未来。不这么做的话,我想只能看见一些暧昧的东西。

barf 很难积极起来啊。

剛 紫 是这样的。写歌词和交流是重点。总之,因为想诉说「我是这样想的」,开始了「美我 空」这样加入「我」字的企划。想要试着说一些关于日本、关于自己的事情。

果然在这群人面前可以坦率地做自己

barf 听了刚才的话更觉得与其说是「没能改变」,不如说是有意为之的「没有改变」。

剛 紫 说不定是这样。

barf 为了不失去自己最重要的部分。

剛 紫 歌词中有加入生命、活着、光、黑暗之类的诸多词汇。我18岁时曾有过一段想着「想死」活着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想过逃避。用现在的话来说,正是因为甚至从未想要改变才会陷入痛苦。被说散漫、「作为人来说你太奇怪了吧」,我的性格导致我无法认同这些,在与性格完全相反的生活环境中拼命保持自我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吧。 

barf 做着这份工作,我认为,不曾改变这件事更加有价值吧?其实改变的话更轻松。

剛 紫 我也是这么想的。

barf 保护最纯粹洁白的部分很难,虽然说着「不过如此」放弃保护就能轻松,但我觉得保持不变更为可贵,很令人尊敬。

剛 紫 谢谢(笑)。我能不变地站在这里,真的是因为听众们深深的爱。我真的这么想,嗯。「请用原本的模样,活出真实的自己。我们会默默相信你,追随你的。」这几年收到了很多这样饱含爱的话语。这些话也让我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大家应该注意到了吧(笑)。「这个人还没有展示真正的自己」「应该是能更率直的站在舞台上的人吧?」之类的。是包含多种爱意的温和话语。收到这些话,我内心满溢着「想在这些人面前做真实的自己」的心情,在30岁生日这天,凭空地描绘出我美丽的天空,推出了单曲、专辑。这样就够了。「请把你的所思所想告诉我。」从中感受到了格外的温柔(笑)。我能如此真实的描绘着当下,都是因为愿意与我的生命面对面的听众们的爱情。真的非常感谢。此后的我,将会以我所说的「白色funk」这样非常纯粹的方式表现。 

barf 我们会把这些认真的写进采访的。

剛 紫 请多指教(羞)。

barf  然后,使用了可以说是日本和FUNK共通的印象颜色,紫色?

剛 紫 是的,是我喜欢的颜色,也是能让我联想起奈良和日本的颜色。联系上自己的生日,注视着奈良、日本、原本的自己这些原点,感受着进入演艺圈之前的自己,这一切,如果能撼动这个时代,就太美妙了。即使没能做到,这张专辑也一定能成为对我而言非常幸福的生命之音,不管是对于听众还是自己,都会成为回归生命本真的时间。

barf 《叶えkey》歌词里<震惊于大脑的顽固,但比起责怪,接受才是强大(変われない脳には呆れてしまうが責めるより受け止める強さを持って)>后面的那句<今天也想静静地活着(今日も、そっと生きたい)>中的<静静(そっと)>非常触动我。

剛 紫 <想静静地活着>(笑),不奢求太多。虽然本就没有奢求太多地活过,但这个世界并不能让人如愿,不是吗?被邀请过参加很多事情。也有诱惑。所以也曾多次差点失去自我。但在拼命避免失去自我后的现在,想比进入演艺圈之前更加谨慎成熟地生活,越是这样的社会越要如此。虽然我也没有玩乐的时间,但举个例子,我没有拿着赚到的钱去过奢华的生活,也并非为钱歌唱。只要有生存必需品就好。虽然不抵触把赚到的钱花在乐器上,但若是花在吃饭或是放松身心的旅行之类的事上的话,总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barf 以前也这样想吗?

剛 紫 以前就这样。大家用人生中宝贵的时间去工作才挣到钱,不是吗?虽然觉得把它当作给自己的奖励也不错,但与之相比,把钱花在父母和关照过自己的人身上会更有意义。

用自己的身体和爱去表现,以此来回馈吧。传达我活在这里这件事

barf  只有自己一个人变得幸福没有意义,是这样想的吗?

剛 紫 是的,没有意义。

barf  反而变得越幸福,越觉得不好?

剛 紫 是会这么想。只有自己幸福的话,最后是不会迎来幸福的。我觉得就算当时是幸福的,突然停下脚步时会发现,其实并没有生活在幸福的时间里。我觉得对于给予他人幸福和爱这件事,无论当时自己有多痛苦,能够觉得「这样做真好」的才是人类。像粗暴的野兽一样活着,即使把一切收入囊中,说着人生真开心,我也觉得在那背后有非常孤独的一面。

barf 拥有这种想法,还能继续这份工作真的很厉害啊。我觉得会很痛苦……(笑)

剛 紫 是真的很痛苦啊(笑)。但是支持我的大家对我说了「做真实的自己就好」之后,一点点变得轻松了。现在,我估计会变得更轻松吧。但是就像刚才您说的,虽然会变得轻松,但是与此相伴的困难道路也一定会出现的吧。因为我觉得在这个业界里保持真实、率直的自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但是伪装着工作更辛苦。

barf  奈良并不单纯是生养自己的地方,而是非常巨大的存在吧。

剛 紫 是最初的都城诞生地,日本最初之类的地点虽多,这里对拥有这么多最初地的日本人来说也是珍贵的地方吧。

barf  在东京看着天空,也能够确切感受到在同样的天空下连接着的奈良,由此来确认自我。

剛 紫 嗯,微微调整过。现在也一直仰望天空生活着,我的相机里也几乎都是天空的照片。

barf 难觅出路的时候容易将视线下移,或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向上看真的是个很好的处理方式。

剛 紫 是的。想要思考什么的时候,总之先向上看。晚上看星空,白天看蓝天,清晨看粉色的悲伤天空,这之类的。

barf 黎明前的天空叫做DAWN PURPLE吧?

剛 紫 嗯,真的很喜欢那个颜色。所以「爱诗雨」里面也有<不能死去 不能死去 迎接朝阳 流下泪水>(死ねないで 死ねないで 朝日を迎えて 泣いたこと),非常痛苦地想死但不能去死,迎接朝阳的时候,当时的朝阳、时间和记忆的颜色就是那种DAWN PURPLE。打开房间的窗帘,想睡但是又睡不着,度过了一段非常沉重的时间。经历了这各种各样的时光,能有现在的自己,怀着自己也会想哭出来的……不可思议的心情。

barf 我觉得那是因为没有逃避,而是一个个克服的结果。

剛 紫 是的。真的是因为被很多人帮助了,自己才能够活下来,一直全身心地感受这件事。这些人里也有现在已经见不到了的人,想用自己的身体和爱去表现,以此来回馈他们。向他们传达我正活在这里。

barf 果然是循环的吧?回馈的东西会再次回到自己这里,从饭那里也会得到回馈。刚刚的邮件也是,虽然单方面的对话无法接续,因为对话也是一种循环。

剛 紫 说的是。关于渐渐缺失这些事物的日本,关于人类,关于爱,关于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些话题已不再被提起了。电视业界和杂志是这样,但我觉得多一些更好。像我这样的立场的人,不要歌唱暧昧的梦想,要多歌唱一些确切的希望。现在人们都处于不安与孤独中,能看见梦想的话会轻松点吧?确切的希望对于大家来说负担过于沉重。但是进入今年,大部分人应该察觉到了,只有梦想无法生存。大家都明白,如果不谈论确切的希望,日本、自己,都无法触及光芒。即便如此,大家能够谈论这些的世界并不存在,可能因此我才做了「TALK TO MYSELF」这首歌吧,和自己对话。

barf 原来如此。与他人交谈之前,先和自己对话,倾听自己的声音。

剛 紫 对,所谓原点吧。将自己的思考和他人互相讨论学习是必要的,想保持自我也只能这样做。其实很想和大家交流。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太多,大家失去了自己的空间,所以才会失控成这样吧。用颜色来比喻的话是白色,数字则是0,自己的空间消失了,屋子里摆满了梦想和暧昧之类的东西,并因此而感到安心。明明绝对不会再用了,但是为了安心总之先把它留下。但是自己也明白不会再使用、不会再翻开、不会再吃。如果明白的话,就「请把它扔掉」吧。连同「说不定……」的想法一起扔掉吧。扔掉之后,才能有自己的空间,才能考虑「在这里放点什么好呢?放这个吧?」。又或者,假设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的话,会和他商量的吧。和他交流「在这里放点什么好呢?」。如果现在活着的大家能够在心里思考这些事情,我觉得应该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barf 有空间的话,自己就有能有余裕,是不是就能够体谅关心他人?

剛 紫 没有余裕可以说是现代社会的主题了。首先是想要的东西太多吧。1居室的房间放进3居室量的物品,这类。嘛,说不定可以放得下(笑),但是会失去落脚之处的吧。

barf 空间恐惧症吗?

剛 紫 就是这个。用恋爱比喻的话,和交往的人分手的瞬间,会产生一个空洞吧?会有人因为害怕它所以没法分手。

barf 就像刚刚所说,步入今年,大家虽然想改变,但是无法开始行动。

剛 紫 为了迈出这一步……嘛,像我这样的人做着这样的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吸引很多人。但如果我的开始能影响他人,成为创作者或者艺术家,开始实践自己确切的希望就好了。

barf 从点连成线,对吧。

剛 紫 有一天大家能够一起思考同样的事,或者围绕同一个主题对话,这样就很美好。如果全体国民都做到的话,真的很美好。无论是电视节目、杂志还是戏剧,不是有很多的表现形式吗?大家能够一起,一个月一次就好,「最近过得怎么样?」「你的美丽的天空有变的浑浊吗?还在继续描绘它吗?」,仅仅是这样单纯的互相询问,就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哦。虽然最初可能会有「在说什么啊」或者「装什么伪善者啊」之类的声音,但我觉得今后它会变成时代、社会的主题中重要的一部分。

barf 无法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抬头看看天空吧

剛 紫 每当看向天空就会产生一些改变……。现在很多人遇事都会向下看。能帮助你度过难关的,是天空哦。

(3月14日/涉谷)









———————————————


翻译:


小面具、橙子、23、汐、ken


校对:


lin、大头晴、23


文字润色:


吧唧

今日与猜老师之旅(¦3っ)∋💙❤️
@你猜猜我为什么改名儿 

发散式随笔

最近要装修房子,我和我妈各种清东西屋子乱七八糟,刚才翻出来好久没看的小时候的照片,我妈的,我妈和我的,我的,我和我爸的,很多很多,好久没看我爸照片了,甚是想念。
前段时间去扫墓,这十几年来第一次跟他xj8乱讲一堆特别无聊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烦。然后想了想,那时他刚走,太小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反应,叫做什么做什么,懵懵懂懂的过去了;大一点了就跟我妈一起,烧烧纸,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心里还挺尴尬,也没啥感觉吧;前两三年去扫墓,让我说点儿啥,刚开口就爆哭,就想人越长大越容易伤感,那段时间估计也有点儿崩溃,也是啥都没说哭哭啼啼走了。这回基本是我给扫的墓,我妈,怎么说,不是什么完美的婚姻,我也长大了,她也不用管了的感觉。自己一个人把事儿干完,问她你还烧纸吗,她说不烧,我把最后几张纸一丟,把酒一洒,一切顺其自然。
看他照片然后自己感叹:有个爸可能还是好吧。以前我妈跟我说,就算我爸还在,也要离婚之类的,就想了想觉得吧反正这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好像也没什么。时间仿佛能把记忆冲淡,也能让人渐渐失去曾经的热情,今天看了剛老师的fmb,便感慨一番。希望往后的人生也如现在一般,但还是要稍稍有些进步。